Miranda-Liz

你要是喜歡上我了怎麽辦(一)

我回來了(。・ω・。)ノ♡

昕博篇第一章


以對話形式為主

希望大家喜歡

謝謝大家喜歡



 ——  ——  ——  ——  正文  ——  ——  ——  ——


一、

      「你說啥!我怎麽會喜歡上你?」方博一臉嫌棄地看著許昕。


        奸詐的笑容浮現在許昕臉上:「話別說得這麽滿,世事難料。」


      「不可能。」方博繃著臉堅定地說。


      「那我們打個賭吧。」許大灰狼設陷阱等待獵物上鉤。


      「切,我還怕你不成。」方博繼續挑釁,絲毫沒覺得自己已經陷入危機。「最好賭大點,不然之後會後悔。」


       「堵你要是喜歡上我,你就嫁給我。」許昕說。

         方博怒瞪:「想的挺美。」



要是你喜歡上我了怎麽辦?

那就成人之美,我娶你。




二、

       「你憑什麽動他!」許大將軍對皇上狂吼道。


       「將軍在戰場上不允許有任何弱點。」皇上穩坐龍椅上,冷眼看著許大將軍。


       「戰我不上場。金戈鐵馬有何用?他又不在我身旁。」



你不在,打這戰,贏了又如何?





三、

       「快看,方教授在物理室門口等許教授。」路過物理室的一位學生大吵大鬧地喚著他的朋友。


       「不看,不聽,不聞,不問。前一堂吃狗糧吃飽了。」朋友前一節是許教授的課。許教授給他們安利加炫耀了一整節的方教授。


         不巧,聲音太大被兩位教授聽見。


       「許教授望著我們呢,快跑。」拉起手,拔腿就跑。


       「許昕你控制一下,別老在課堂上提起我。」方博對此事,同樣也是滿臉無奈。


       「我跟他們分享我老伴的好有毛病?他們恨不到。」許昕一臉正經。


       「不要臉。」



我要讓所有人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而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因為你是我的。





四、

       「許昕,起床啦,七點多了。」


       「再睡一會兒,困。」許昕並沒有睜開眼。


       「再不起來我就親你了。」方博換好衣服靠近床沿。


       「我不起,你親我吧。」許昕漫不經心地說,似乎仍在夢中。


         方博是真的親下去了,許昕感受到軟唇,咬住,反吻。


         「以後你都來叫我起床吧。」



用濕吻喚起清晨,妙哉妙哉。





五、

   世界歷史小測成績派發日


       「方博!你把數學考好回你的精英班去吧!」許昕看著方博的成績,再看看自己的成績,恨恨地說。


       「只是差二十分而已。」當事人淡然如菊般回答。


       「一般人考合格五十分已經很難了。你考多少?七十九點五,想氣死誰啊。」許昕越想越氣,「不想再看到你了。」


       「可我想看到你啊。」



考好之後呢?便不能同一班了。見不到你,沒良心溫習。





六、

       「不用送我回家,很遠的。」


       「沒事,我不趕時間。」


       「太晚了,真的不用。我們家還是反方向,車費要成兩倍,不值。」


       「沒事,不差那點錢。」



你喜歡我,這麽貴的事還沒說,那點錢算什麽。哪怕是要走回來都是值得的。





七、

       「唱歌給你聽,一首老歌。歌名叫老鼠愛大米。」許昕趴在桌子上給方博唱歌。


       「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在向我告白?」方博控制自己愉悅的嘴角。


       「是啊,被看透了嗎?」許昕騷頭傻笑。


       「掩飾得一點技術含量也沒有。」方博控制不了自己了,含笑地說。


       「所以,會答應我嗎?」許昕緊張地坐直身子。


       「還首歌給你,一首舊歌。名字叫我願意。」



我願意為你,為你提供一個機會愛我,就像老鼠愛大米。



                                                 

                               —— To be contiune  唐御媛



希望大家喜歡

謝謝大家喜歡





祝我的方博小可愛生日快樂⸂⸂⸜(രᴗര๑)⸝⸃⸃
嘻嘻嘻,今天要叫博哥(。・ω・。)ノ♡


希望博哥以後每天都開開心心的
最主要是沒有傷病
博哥一定要身體健康
天天傻笑
(⁄ ⁄•⁄ω⁄•⁄ ⁄)


比一個博哥最愛的剪刀手
剪掉所有不好的
耶~✌🏻

Hey

我沒走,不會走


所有文我都有備份
要是我真的被lof了
歡迎大家向我要文
文還會繼續更
繼續高端地走

希望大家喜歡
謝謝大家喜歡





PS這個不刪(。・ω・。)ノ

『昕博』小可愛的小脾氣

送給
我可愛的小灰灰的生日禮物
祝小灰灰學業有成
幸福快樂(/ω\)


希望大家喜歡
謝謝大家喜歡
—— —— —— —— 正文 —— —— —— ——
最近我高中的高二級常能看到方博小可愛趴在許昕班房窗口前用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許昕。張繼科抬起手肘碰碰許昕:[仍在生氣呢?好幾天了,你家小可愛在窗外看了十多分鐘了。]許昕瞄了一眼:[別理他,讓他反省一下。]

從外頭回來的樊振東在背後突然出現:[博哥小脾氣不都是你慣出來的。]許昕冷冷地盯著樊振東,說:[沒事趕緊走,趁我還沒有發火。]樊振東拿出方博遞給他的吉他調音器和小卡片。[博哥叫我給你的。]樊振東交代完,走了。

許昕上下打量今天的小禮物。吉他調音器上掛起小卡片:[昕哥,我知道錯了。別不理我嘛。]許昕看完笑了出來,這個多天也不知道換一句話。走近窗口,上課鈴聲卻不逢時地響起。許昕對方博說:[一會兒午休過來。]方博點點頭,小跑回自己課室。

周雨看到方博回來,問:[怎麼?肯理你了沒?][嗯,許昕讓我午休去找他。]方博笑得一臉燦爛。周雨上手捏弄方博小圓臉:[下次還亂發小脾氣嗎?]方博扁扁嘴:[我不喜歡那個女生。所有對許昕有意思的女生最叫人討厭。]最後嘟嘴的動作怎麼如此誘人?

許昕生氣不理睬方博有五、六天了。事情發生在三個星期前,級主任宣佈代表高二級參加學院七週年慶典表演的是許昕和跟許昕同班的一個女生。而且是共同表演。方博得知消息後,整天黑著臉,散發人類勿進的氣場。許昕吉他彈得好大家都知道,那個女孩是憑什麼?

許昕就知道方博會吃醋、發脾氣。那天放學後沿著中華新路買豆漿油條走到黃河路買小籠包。方博邊吃邊和許昕撒嬌:[昕哥,你記得不要和那個女生說話,離那個女生遠點。][是是是,肯定遵守博哥的要求。]

接下來幾天過得挺風平浪靜的,直到上星期五晚,方博到練習室探班。看見那個女生不停往許昕身邊靠,也不懂那時哪來的力氣,一氣之下砸碎了女生的吉他。許昕一下子便炸了,推喊方博出去,別再來了。

那天晚上許昕沒有回來宿舍,微信也沒發一個。方博一個人縮在沙發邊上,想著自己所作所為。好像......真的有點過分。方博忽然有點自責,不該衝動的。他有想過找許昕理論,只是,他見昕慫......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因此,最近幾天我們總能看到許昕班房窗外趴著一位名為方博的小可愛。

前兩天方博拉著周雨出門挑吉他,用自己零用錢買一把吉他給那個女生,付款時不情不願得很,又沒有其他辦法,是自己砸壞的,就該買一把吉他還給別人。

午休時,許昕在學院小林子中的涼亭里等方博。他已經發過微信給方博了。方博來時扭扭捏捏:[許昕,我錯了,別氣了好不?][哪兒錯了?]許昕問。[我不再鬧脾氣了。]方博兩隻手指轉動個不停。許昕張開手:[過來,抱抱。]方博聽話地撲了過去。

許昕揉著方博的頭髮:[昨晚吃飯了嗎?我這幾天沒回去。][有。許昕我用自己的零用錢買了把吉他給那個女生。下次你帶去給她吧。]方博往許昕懷里埋頭。許昕在方博耳邊吹氣:[小可愛長大了啊。][不想長大。長大了你就不寵我了。][才不會。]

第二天許昕背著吉他,牽著方博回學院莫名遭到圍堵。方博神奇地望向許昕,用口型說:[他們是瘋了嗎?]艱難地與許昕回課室,走到那個女生面前,把新買的吉他交給她。

[抱歉。上次砸壞你的吉他,這是我家小可愛的賠禮,對不起。]方博臉皮薄,許昕也沒打算強迫方博自己解釋,不同班,沒什麼必要搞得尷尬。方博站在許昕旁,說:[對不起。我向你道歉,因為上次的事。]

女生接過吉他,謝過後說:[我看過那個視頻,是我輸了。]

聽著方博一頭霧水:[視頻?輸了?什麼鬼?]女生似乎也不明白事態發展:[你們昨天沒上學院論壇嗎?]提起昨天,方博臉一紅。沒,昨天,我和許昕一起逛世界公園了。女生把論壇裡的視頻找出來,播給他們看,聽見幾段對話。[長大了你就不寵我了。][才不會。][別騙人。][最喜歡的就是你。]接下來就只剩下相吻的聲音,使人臉紅耳赤。

許昕看完後表態:[拍得不錯。對吧,方博兒。]許昕你說話那麼有暗示性,我不敢回答啊。女生輕聲地說:[輸了,輸得徹底。]

女生你沒輸,未曾開始過,輪哪門子輸贏。許昕喜歡的,由始至終,只有方博一人。



——全文完 唐御媛

希望大家喜歡
謝謝大家喜歡



PS 等再過一段時間吧
我把《騙子》的最後一章
連更完畢
再過一段日子我就有空了



龍隊,我在
送給你

祝我們龍隊生日快樂⸂⸂⸜(രᴗര๑)⸝⸃⸃
永遠健康美麗
(⁄ ⁄•⁄ω⁄•⁄ ⁄)


比賽加油(ง •̀_•́)ง

TAL

Thanks and love you so much


Thanks and love yours more

他是真的喜歡他的吧
他在他唱盛夏時,低下了頭
他在他彈吉他時,眼裏只有他

『昕博』我說,我們在一起吧

一個很短很短的小故事
關於方博兒和昕爺
日常想要一個方博兒……
_(:3 」∠ )_


—— —— —— —— 正文 —— —— —— ——

方博鮮少和許昕說情話,但一出手,便是十萬暴擊。表白是方博先說的,他說:「許昕,我們在一起吧。」許昕傻了眼。方博以為他沒有聽清楚,把手擺成喇叭状:「我說,我們在一起吧。」再次重複了一遍。

許昕現在被喊清醒了,捂住方博的嘴:「這應該是我先說的話,竟然被你提前說出。」方博盯著許昕充滿笑意,卻帶點懊惱的嘴角,調皮地伸出舌頭,輕舔許昕的手心。

許昕怕癢,光速收回了手。方博又說:「許昕,我認真的。我說,我們在一起吧。」「好啊。博哥說南,我哪會說北。」許昕笑得一臉滿足,我們,不會散。

嘿,和我在一起吧。我們在一起吧,我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就像許昕寵溺方博那樣喜歡你。所以,別猶豫了,和我在一起吧。



——全文完 唐御媛

後續:嗯……完了……就這樣。
很短吧,我沒騙你們吧
(。´∀`)ノ我超乖的

說好的一起變老的?騙子。[六]

細讀《關於文章那些事》
這種事應該不用我說吧
(⁄ ⁄•⁄ω⁄•⁄ ⁄)

希望你們喜歡
謝謝你們喜歡

—— —— —— —— 正文 —— —— —— ——


馬龍調皮地用腳跟敲打科老大的尾龍骨,說到:[別亂來,今天是要去找肖大老爺子的。]想法沒有得逞,張繼科癟癟嘴:[又沒關係,肖爸不怎麼出門,晚點去沒事。]張繼科從馬龍身下下來,一臉欲求不滿。[但我有關係,我很餓。]馬龍說。[行行行,你德藝雙馨,說什麼都對。先將就穿著吧,一會兒帶你去買衣服。]張繼科把手中的衣服交予馬龍,馬龍笑得和地主家傻兒子一樣。有人寵著真好,何況還是自己喜歡的那個。

兩人磨磨蹭蹭下樓,看到方博和許昕坐在一起吃早飯。[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吃一根油條你也有意見?]方博不耐煩般抱怨著。許昕很無奈:[你那叫吃一根嗎?剛剛抓起兩根一起往嘴裡塞的人絕對不是你。]方博瞪大黑溜溜大眼睛,丟下手中的油條就向二樓跑,邊跑邊喊:[你!你!許昕你晚上最好不要來我房間睡!]誒呦喂,許昕夠崩潰的。和馬龍張繼科打過招呼後,立馬上二樓哄方博去了。自己喜歡上的小祖宗,跪著也得寵完。

馬龍疑惑地看著張繼科:[他們倆什麼時候感情這麼好?][鬼知道這兩天他們兩個發生了什麼。快吃飯,別餓著了。]張繼科嫌棄地望著許昕上樓的背影,心中喃喃,反正搶走方博兒的瞎子不會是條好蛇。

[不是說去找肖爸嗎?走吧。]張繼科催促馬龍。[肖爸,我和繼科兒重聚干將莫邪了。]肖大老爺子望向張繼科春光滿面的笑臉,說:[記得和你秦爸說一聲,讓他放心。][嗯,我會的。我打算明兒和繼科兒去拜訪秦爸。]馬龍點頭回應。[記~得~明~天~定~要~去~]小把老爺子偷瞄右邊的屏風,拉長聲調。

三人交談一會兒後,張繼科表示因馬龍還要去買衣服,要先行一步。[小兔崽子,之後多點來看我啊。]肖大老爺子跟張繼科說笑。張繼科配合著肖爸開玩笑:[要是三兩天來一次,你要煩死我了。][是挺煩人的,看了這麼多年了,沒興趣再看了。快走快走,馬龍,快把他帶走。]兩個幼稚的大男人相視大笑起來。

車上馬龍提醒張繼科:[明兒去見秦爸你注意一點,秦爸眼超尖。][我有什麼需要更加注意的,已經控制得挺好的了不是嗎?]張繼科一手控制方向盤,一手放置在馬龍大腿上。[比如你前幾秒的舉動。]馬龍打掉大腿上越來越往內部往上的手。

馬龍和張繼科離開府上後,秦志戩從右邊的屏風中走出:[我家好好的白菜就這樣被你家拱走。真是要命。]肖大老爺子一臉你吹,你繼續吹:[嘴硬吧你,笑得那麼開心還好意思這麼說。]接受秦爸想殺生的眼光,肖大老爺子毫不在意。[看撒子看,跟我去茶室喝茶。]秦爸從鼻子里哼出一聲,率先走向茶室。

說好是來買衣服的。我們可愛的馬龍卻被下一個樓層的手辦店所吸引。不肯移步,懇求張繼科多讓他看一會兒。[先去買幾件衣服再說。]馬龍依依不捨被張繼科拖走。心思不在衣服上,基本上是張繼科在挑。實在看不下去了,張繼科跟哄小孩似的告訴馬龍:[趕緊挑完衣服就可以去手辦店,你這樣心不在焉,明兒都去不成了。]話才剛說完,馬龍帶著幾套衣服對收銀員小姐說:[你好,買單。]

買好衣服,狂向手辦店奔去。進入手辦店,整個人滿血復活,和剛才判若兩人。張繼科在馬龍身後寵溺地笑,也只有這麼時候,你才會像個孩子吧。馬龍透過眼前的櫥窗,看見那寵溺的微笑,臉一紅:[幹嘛啊。][沒,想要?買下來吧。]張繼科說。馬龍白眼贈送張繼科:[不用錢啊,想要就買。]張繼科望了望櫥窗裡的手辦,[不擔心,沒幾個是你還沒收集的。]馬龍一臉那是的驕傲表情。

第二天清晨,馬龍起床時,張繼科進入主臥室通知他:[秦爸來了,我和秦爸說你在睡覺,快下樓吧。]馬龍潦草地洗漱後便下了樓。秦爸看見了,拉著馬龍坐在沙發上:[龍,干將沒有排斥得很厲害吧。]馬龍搖搖頭。秦爸放下心,又接著說:[不錯不錯。我得與你們說一件重要的事,你們要注意,萬分注意。]

[因為你們是兩個人承擔靈力,假如一方發生靈力流失,另一方的靈力自然而然將會同時流失。][因此你們兩個人都要好好保護自己,不能受傷。太大的傷心會導致靈力快速流失。身體將變得虛弱。][特別是馬龍,你是主要接受靈力灌輸的一方,更要好好保護自己。明白嗎?]張繼科緊握馬龍手掌:[不會的,我不會讓馬龍受傷的。]

秦志戩不是說不相信他,只是......那位代號Z的人,好像準備回來了......秦爸眼底色彩暗沉下來,還是別告訴他們吧。[哎,我先回去了。你們自個兒小心保護自己。]秦爸說。他肯定不曉得,幾天後,他會為此感到愧疚。

[龍,龍,我們來做蛋糕唄。]某一個午後,張繼科提議。馬龍正在拆著前一段日子買的手辦,拒絕張繼科:[不要,吃蛋糕會長胖。]開玩笑,做蛋糕既費力又費時間,蛋胚還不一定做得好吃,才不做。[立秋不就是要長膘嘛。]張繼科捏捏馬龍小肚腩。[感情你現在是嫌我胖?]馬龍一個反手,揉弄張繼科臉蛋。[哪敢,挺好的,一起長胖。]張繼科這樣回答。[就你嘴巴甜。]嘻嘻嘻,最溫馨的事,陪你一起長胖。

生活這麼信服真讓人羨慕是吧?你以為生活有那麼乖嗎?當然沒有,幸福從古至今都是泡沫,不可觸碰的泡沫。為什麼我這麼說?因為,代號Z找來了......

張繼科和馬龍在書房談話,許昕衝進來:[龍,找上門來了。][他還沒放棄。是躲不過去了。]馬龍說。張繼科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勸阻馬龍:[別去,我覺得不行,你會受傷。][不會的,他不會傷害我的。]馬龍並沒有接受張繼科的攔阻,和許昕回到北區。離走之前,張繼科把偷聽器放進馬龍口袋中,用電腦追蹤程序保證馬龍的安全。

[你應當放手的,Z。]馬龍說。今天,是馬龍和Z碰見的日子。[馬龍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這裡本該屬於我的。]馬龍的一句話使Z通紅了雙眼。許昕說:[是你輸掉了。輸了就輸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閉嘴!]Z大喊道,向兩人衝來。[馬龍,這一刀是你欠我的。]

當方博和樊振東趕到現場,Z正面碰上他倆。樊振東手刀一劈,方博膝蓋往Z腹部而去,Z倒地被方博和樊振東捆綁起來,順便扎入安眠藥。整個過程無需四十五秒。許昕抱著馬龍進入車里,火速趕回馬龍北區住所。路上方博接到周雨來電:[什麼都不用說。傷口位置,流淌情況,是否清醒,何時到達。][右手手肘;已止住,藍色靈力開始流失;清醒;五分鐘內到達。]手持方向盤的樊振東心中默念:[沒事的。對不起科哥,還是晚了一步。]

時間倒退回事情發生前一小時。張繼科、方博、樊振東、周雨等人已經到達馬龍北區住所。張繼科今天一直感覺不舒服,心系馬龍,就怕發生事。電腦追蹤程序已定位到馬龍位置,張繼科一笑:[Bingo.那件衣服他會穿去應戰。]轉頭對樊振東、方博說:[備車,拿好小型醫療箱,我感覺太強烈了。]心口衣物被攥至產生皺褶。

事情發生前七分鐘。樊振東與方博在往馬龍所在地進發。藍牙耳機傳來周雨聲音:[保證人安全回來。你科哥說,請你們務必趕上。][科哥如何?]樊振東問。[說不出話,人還清醒。]

事情發生前兩分鐘。[到了嗎?科哥情況有點......惡化的趨勢。]周雨的聲音。[馬上就到了。]樊振東對後座的方博說:[博哥你坐好。]四檔,五檔,六檔......加速狂飆。

叮![不用關車門,一會兒許昕可以直接進去。科哥現在情況不怎麼好。100%注意馬龍的情況。什麼也別管,先消毒、包扎,止住靈力。]周雨在耳機裡面著急地吩咐。

方博和樊振東驅車一到車庫,周雨已經提著醫藥箱在此等候。[小胖進去看看科哥;方博兒幫我擰開那瓶消毒液,快;許昕把馬龍放下,我給他做檢查,電話通知肖爸以及秦爸。]

今夜,終究不得安寧。欲知事後發展,留心下章——《完結篇》





—— To be contiune
唐御媛


PS.希望大家能喜歡
謝謝大家能喜歡